-

他之所以會這麼快答應下來,自然是想好了後麵的安排。

安國平自然不可能任由安楚然這個定時炸彈在公司裡待著,隻等項目到手,他便一腳將安楚然給踢出公司。

這兩年,他對安楚然早就心生不滿。

原因自然是歸咎於安楚然越發的不受管控,明明不過是二十多歲,仍在學業中,但有時候在跟她目光對視的時候,安國平心裡會莫名的犯怵。

“我跟你爸的想法一致,不用擔心什麼,家裡的公司都是留給你的,安楚然不過是我們安家養的一條狗,現在她在霍司川麵前得了臉,等她被霍司川一腳踹了,有她哭的日子呢。”

畢竟在唐晚秋心裡。

即使安楚然跟霍晏洲有婚約,但顯然霍晏洲對其並不是很感興趣,上一次的家宴,她早就看出了端倪。

霍晏洲對安楚然表現非常的冷淡。

全程近乎一個眼神都冇給過安楚然,即使安楚然揹負婚約,隻要這婚一天冇有結,總會有意外發生的時候。

要她說啊,這婚事就該給她女兒。

好歹她女兒也是豪門真千金,區區一個孤兒院無父無母的孤女,哪有資格嫁進霍家?

聽了父母的打算後,安漫雪這才暫時罷休。

“嗯,我就等著看她悲慘被拋棄的那一天,我真想早點看她跪在我麵前求我,向我低頭的樣子。”

“放心吧,有那一天的。”唐晚秋拍拍她的手背順著她的話說。

隻要安楚然想知道孩子的下落,就得一直受製於他們。

離開安家後,時間還早,安楚然乘坐地鐵,一個多小時後纔回到學校。

“然然你終於回來了,跟你分享個好訊息。”

剛進宿舍,迎麵就被陳雅一個熱烈的熊抱給抱住了腰,她低頭,不免好奇,“你說,我聽聽看是什麼樣的好訊息。”

“就在剛纔,我的導師跟我說我的畢業論文通過了!”陳雅激動不已的大聲宣佈。

“是嗎?這確實是一個好訊息。”安楚然自然也為她感到高興。

畢竟畢業論文一次性通過的話,難度可是不小的。

“啊啊啊——我今天真的太太太開心了!”陳雅情緒激動,一把捧住她的臉,欣喜若狂的在她臉上吧唧了兩大口。

室友這麼激動,安楚然很是盛情難卻。

“好了,你平靜一下你的心情。”

“不,我平靜不了。”陳雅搖頭,親昵的說:“然然,這功勞都是因為你,如果不是你給我提的那幾條建議,我的論文不可能一次性通過,真的太謝謝你了。”

這論文特彆費腦。

班裡好多學生都被打回去修改了。

“彆彆彆,你可彆給我戴高帽。”安楚然忙擺手,“更多的自然是你本身的努力成果,我不過是提了一下建議而已,哪有你說的這麼誇張。”

當初為了這個論文,陳雅可謂是費儘了心神。

安楚然可不敢居大功。

“你就給我謙虛吧,反正我得好好謝謝你,我得請你吃大餐,你什麼時候有空?”儘管安楚然不承認是她的大功勞,但陳雅還是堅持的認為是她的功勞。

反正論文一次性通過,她此刻的心情真的無以言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