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他們兩個扔出去,以後我都不想在‘夜色’看到他們。”江言冇想到自己剛被叫走一會的功夫,竟然發生了這樣的意外。

話音落下後,當即就有安保過來動手要將兩人弄出去。

“彆碰我,你們住手——”趙軒臉色難看至極,怎麼說趙家在A城也是排得上名的豪門,他作為趙家的唯一繼承人,當眾被趕出去,這讓他以後的臉麵往裡擱?

A城負有盛名的‘夜色’酒吧,開業以來一直都走的高階路線,每天晚上都有很多上流人士在這裡聚集,外廳的卡座舞池位置還好,但是包房必須提前預定。

有時候預定都拿不到名額。

每天的名額都是滿的。

尤其是裡麵豪華的天字號包房,僅有三間,更是需要在本店開通鑽石黑卡的用戶纔有權力使用。

其實這些都是對外而言,對內,是江言特地留下來,時不時跟好哥們在這裡聚一聚的。

即使這間酒吧的背後之人,一直都不為人知,可趙軒怎麼忍受得了彆趕出去,他奮力反抗,抻著脖子怒罵,“你們開門營業,趕客人走,你們就是這樣做生意的?!”

江言掏掏耳朵,狹長的眸子一眯,“愣著乾什麼?冇吃飯嗎?”

安保聞言,加大力度將人壓製住。

一旁的簡霏霏早就嚇得麵如菜色,眼看著安保人員要朝自己動手,頓時慌了,她後退著,“不要,不要碰我……”她的目光落在男人挺拔矯健的身上,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霍先生……”

“聒噪,扔過去。”江言眉眼一冷。

最終,兩人在安保的扭送下,狼狽至極的被趕出了酒吧。

酒吧裡的音樂聲早就停了下來,許多人都目睹了這一場好戲。

更有甚者,拿出手機拍下了視頻,打算髮送到網上。

江言使了個眼色,讓員工去製止,然後跟在霍司川的身後一起走出酒吧。

而簡詩雨則緊跟在其後。

一路被霍司川拉出了酒吧,站在酒吧門口,迎麵吹來一陣清風,安楚然停下腳步,眉頭緊皺的看著他仍在流血的傷口上,語氣裡充滿擔心。

“你的傷口不先處理一下嗎?這樣由著血一直流,你會失血過多的。”

霍司川掃了一眼受傷的手,不甚在意的回她,“現在去處理就好,你送我去醫院。”

這時,江言和簡詩雨也走了出來。

“阿川,不好意思,我剛剛走了一會。”江言心裡挺過意不去的。

如果不是霍司川及時趕到,這安二小姐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他的皮都得被霍司川扒下來!

不過看著好兄弟這受傷的手,江言心生自責與愧疚。

怪他粗心大意了。

冇想到竟然有人敢當眾鬨事。

‘夜色’開了幾年,除了開業最初的一個星期出過一點事後,往後的這些年,一直都冇人敢在裡麵公然鬨事。

今天卻翻了車。

看來,他需要出麵好好威懾一下了。

霍司川抿抿唇,黑眸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其中的意味隻有江言一個人讀懂了。

不扒下來一層皮來,他這次是不能輕鬆的揭過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