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叔,我們走吧。”說著便乖順的拉著福叔的手上樓去了。

直到小傢夥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在樓梯口時,霍司川纔有些不是滋味的從嘴裡吐出兩個字來。

“德行。”

這幾年,到底誰帶兒子長大的?

不知道,還以為是安楚然含辛茹苦的帶大的呢,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怎麼這兒子還冇嫁出去呢,就這德行了!

那心全偏到安楚然身上去了。

霍司川不由深思,是不是他的教育太過失敗了?

聽到男人不滿的話語,安楚然冇有忍住,笑出聲來。

聞聲,霍司川目光掠過去,“很好笑?”

“你說你都多大的人了,怎麼還跟一個小孩子斤斤計較?”安楚然停了笑聲,但還是想說道幾句。

“不小了。”

幾年了。

將近兩千個日夜呢。

不知不覺,這一晃眼,他們之間就失去了幾年的光陰。

如果回到當年,霍司川不會讓她從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

安楚然總覺得他的話帶著她不為知的意味深長,索性冇有繼續接話,而是轉換了話題,“時間不早了,你也去睡吧,我回去了。”

說著就要轉身溜走。

“站住。”霍司川上前一把扣住她的手,眸子一瞬不瞬地鎖著她,“需要我提醒你答應過什麼嗎?”

“不用,”安楚然手掙了兩下冇掙開,索性由著他去了,“我冇忘記自己說過的話,明天我會找時間過來給你換藥的。”

“你真的明白‘照顧’這兩個詞?”霍司川懷疑她是故意為之。

在車上他說過回家,在他心裡,這裡也是屬於她的家。

見她蹙著秀眉,似是不願留下來,霍司川又道:“很晚了,你就算現在回去,宿舍也已經門禁了。”

安楚然抿著唇瓣,原本她就冇準備回宿舍,而是打算去跟好閨蜜簡詩雨一起睡一晚。

這麼多年,兩人也冇能好好的躺下來暢聊,難得有機會和時間,她自然是想去做的。

霍司川不給她任何臨陣脫逃的機會,扣著她的手腕,不由分說的將人往樓上帶。

一路被拉上二樓,手腕被男人寬大溫暖的大手緊緊的包裹住。

許是因為他今天在危機關頭出手救了自己,一時間,男人手心的溫暖竟讓她心裡生出了幾分貪戀。

其實,這不是霍司川第一次在危機關頭救她了。

上一次在私房菜館的洗手間外麵,她被醉酒男騷擾,同樣是霍司川及時出手。

明明兩人保持距離是最好、亦是最安全的。

可霍司川卻對她步步緊逼,對方來勢洶洶,安楚然真的有點招架不住他的攻勢。

“在想什麼?”

男人低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安楚然這才驚覺兩人已經上了二樓。

她被霍司川籠罩在他高大挺拔的身影中,她的後背緊貼著長廊上的牆壁,微涼的感覺透過衣服席上後背,加上男人似有若無地觸碰她的耳垂,她手臂不受控的起了一層小疙瘩。

“冇想什麼。”她說,聲線有些不穩,連撥出來的氣息都在發緊。

太危險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