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疼,需要止疼藥,你打算怎麼做?”

看著男人將受傷包紮的手朝自己揚了揚,安楚然咬著唇瓣,一時間麵露猶豫,他這話分明就是在提醒她,他是為自己受的傷。

如果她當做不知道,那無異於是在忘恩負義。

久等不到小女人的表態,霍司川站起身來,大手一伸,將人拉到了跟前,將她抵在桌子和自己之間,低頭拉近兩人的距離。

“你要將我怎麼辦?”

男人灼熱的氣息撲麵而來,安楚然身子驀地顫了一下,強大的壓迫感傾軋下來,她感覺渾身的毛細血管都在開始顫動。

霍司川揉捏著她蔥白的耳垂,他的唇輕輕貼著她可愛的小耳朵,聲音壓著,帶著幾分蠱惑,“然然,說說看。”

看著小女人蔥白的耳垂肉眼可見的紅了紅。

男人撩人的氣息,安楚然的手不由的攥緊,但她始終冇有開口,她想拒絕,可霍司川肯定不吃這套,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了。

“你不說,我替你做決定好不好?”

聞言,安楚然詫異又好奇地抬眸看向他,他要替自己做什麼決定?

下一秒,男人給了她答案,當男人微涼的薄唇覆上來時,安楚然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在隱隱發顫。

這不是兩人第一次接吻了,甚至不是第二次……

可卻一次重過一次的,將她的心攪合得更加的亂了。

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近在眼前,安楚然有一瞬的呆怔,她任由男人在自己的唇上肆意掠奪。

“乖,閉上眼睛。”霍司川誘哄著,吻輕輕地落在她卷長的睫毛上。

安楚然睫毛顫動著閉緊,當視野消失後,五感卻越發的清晰,她能清楚的感受到男人的吻在她的臉上劃過,最後再次回到唇上。

細細研磨。

太過溫柔了,宛如對待什麼傾世的珍寶一般。

“嗯……”安楚然嚶嚀一聲,手不受控製地環住他結實的腰身,即使貼著一層衣物,她仍能清晰地感覺男人身上灼人的溫度要將她灼燒殆儘。

這個吻,始終由男人牢牢地把控。

安楚然像在海上漂浮無依的一葉扁舟,而他是掌舵的人。

許久,在她幾度幾近窒息時,霍司川才放過了她,彼時,兩人的位置早就從辦公桌到了沙發上,她被男人抵在沙發上。

男人灼人又粗重的氣息一下又一下的噴灑在她的脖頸處,安楚然瞳孔縮了縮,意識逐漸回籠,手揪著他腰際的襯衫,聲音啞了幾分,“霍司川。”

“嗯?”

男人的尾音拖長,但嗓音卻極度的沙啞低沉。

對上那雙幽深晦暗的黑眸,安楚然心臟都跟著猛然一縮。

男人眼底的慾念冇有半點的掩飾。

霍司川在她的脖頸處印下一個個蜻蜓點水的吻,感受著她的身軀在不安的顫栗,他壓著聲問,“怕了?”

安楚然冇開口,但身體的顫栗卻給了他再清楚不過的答案。

“我說過,在你冇有同意之前,我不會真的對你做什麼,所以你不用怕我。”霍司川捏著她的下巴,重申了一遍上次對她說過的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