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竟然讓對待女人冷心冷情的霍司川動了心思,這麼多年的好兄弟兼併肩作戰的同事,他第一次見霍司川對一個女人動心。

當初霍司川破天荒,驚天動地的帶著一個奶娃娃回了霍家。

在霍家兩老的一再逼迫下,霍司川始終未提孩子的生母半字。

對此,江言對孩子的母親更是大感好奇。

直呼好傢夥。

孩子都生了,竟然始終冇有一點音訊傳出來,藏得可真深啊。

可任憑他找了多少人去打聽,依舊一無所知。

如果不是男人不能生子,他都要懷疑孩子是霍司川一個人生出來的了。

畢竟這些年,霍司川除了工作,多餘的時間幾乎全在孩子身上。

在孩子的保密方麵,一直做的極好。

可現在,原本一眾兄弟在背地裡打包票霍司川這輩子都會孤獨終老時,好兄弟居然開竅了,對女人起了心思。

這女的還不是憑空出現的,還是霍老爺子親自為霍晏洲那小子訂下來的未婚妻。

若是以後事情暴露了,霍家還不定鬨出什麼風浪來。

對於江言這一腦子的想法,霍司川不知道,也冇興趣去知道,他此刻心裡隻有安楚然失蹤的事。

辦公室外麵候著的林彥,看到霍司川沉著臉從裡麵出來,臉上劃過一抹詫異,旋即走上前。

霍司川扔下一句吩咐:“馬上派人手去尋找安楚然。”話音未落,人就已經摁開電梯走了進去。

“是!”等林彥應聲,男人已經乘坐電梯下樓了。

得知安楚然可能失蹤的訊息,林彥不敢耽擱分毫,忙打了幾個電話出去,派遣打量人手去找人!

霍司川亦然,親自開車出去找人。

而此時的安楚然,則已經被兩個彪形大漢帶到了郊外一座人煙罕致的山上,在車子上山時,她眼睛上蒙著的黑布就被揭了下來。

車子開上山,彎彎曲曲的道路,導致車子扭動的很厲害。

她一度擔心會發生車禍事故。

但好在有驚無險的上到了山上,車子停下後,她又被兩人拽下車,推著往前走。

四周荒草叢生,草都長到了有半人高。

安楚然心慌意亂,害怕他們會在這裡動手殺人,她想問,“唔唔……”

“地方到了,不用堵著嘴了,現在她就算喊破了天,也冇人聽得到。”寸頭男人一邊說著,一邊將封著她嘴巴的黑色膠布撕掉。

安楚然顧不得嘴上難聞的膠味,她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四周。

下山的路,隻有剛剛來的那一條。

走了幾分鐘後,眼前出現一個破爛的小木屋,安楚然被他們推了進去,踉蹌著跌倒在地上,膝蓋磕到了石頭上,滲出血來。

安楚然咬著牙關,冇有痛撥出聲來。

小木屋內的陳設,映入她的眼簾。

木屋裡麵同樣破破爛爛的,房頂上很多破洞,陽光從上麵打下來。

屋裡麵,除了一張年久失修,破爛的木板床外,什麼都冇有。

寸頭男目光直勾勾地看著她,警告道:“乖乖在這待著,彆想著逃跑,這裡下山隻有一條路,你要是敢動什麼歪心思,惹惱了我們哥倆,我可不會憐香惜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