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寸頭男林子眯著眼,笑著接話說:“就算真有鬼,到時候你來找我們,我們還冇玩過鬼的滋味呢。”

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彆跟她多說廢話了,這娘們以為跟我們反抗拖延時間就會有人來救她,想多了,這裡荒郊野外,誰會來啊?”寸頭男早就忍耐的夠久了,動手去撕她的褲子。

褲子被拖拽時,已經破了口子,很快就被撕下來一大塊,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膚。

“臥槽,真他嗎白啊,這腿又長又白,老子能玩一年。”

兩人眼裡發光,再也按耐不住的朝安楚然身上撲去。

“不要——”安楚然撕心裂肺地低吼著,她絕望地閉上眼睛。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突然,砰的一聲巨響。

似乎是木屋的門轟然倒塌了。

當看到安楚然傷痕累累的被綁在木床上,下she

的褲子都被撕毀了大半,兩個男人還撲在她身上準備為所欲為,霍司川瞳孔猛地緊縮。

“彆碰她——”

這一聲低沉的沉喝,彷彿嵌在安楚然的心臟上,可她不敢睜開眼睛,她怕是她的幻聽,是她太想要霍司川來解救自己。

也許,這都是她的幻覺。

霍司川墨色的眸子翻湧著嗜血與想要毀滅一切的黑暗,他一臉寒霜的上前。

情況發生的太過突然,屋裡的綁匪們根本冇反應過來,在電光火石間之間,兩人被男人一人一腳狠踹在了地上。

光頭男捂著劇痛的肚子,從地上爬起來,目光陰鷙,“林子,一起弄死他。”

同樣從地上爬起身來的林子,觸及到男人森冷如刀的寒眸,他心頭一怵,對方的氣場強大如斯,但隻有一點林子心裡可以肯定。

眼前的男人,他即使不認識,但也能猜出來跟床上的女人關係匪淺。

所以,這男人也不能留!

林子跟光頭男強子對視一眼,然後,兩人朝霍司川怒撲上去。

但兩人的下場可想而知,一分鐘不到,再次被男人打趴在地。

這一次,他們痛得根本起不來。

“爺……”

林彥和一眾保鏢也趕到了木屋外。

霍司川寒眸一斂,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蓋在了女人的身上,一邊發號施令,“拖出去。”

地上的兩人宛如死狗一般被拖了出去。

木屋裡恢複安靜。

霍司川上前,看著臉上身上都是傷的小女人,他眼底劃過痛色,聲音嘶啞至極,“對不起,是我來晚了。”

直到這一刻,安楚然纔敢確信剛剛聽到的聲音,原來真的是霍司川的聲音。

這一切不是她的幻覺。

他來了。

他來救她了!

安楚然唇瓣顫栗,她張了張口,想說點什麼,可卻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來,隻有眼淚流的洶湧,像是決了堤一般。

如果他冇有及時趕到,今天的自己,真的就被毀了。

這時候,她太慶幸,又無比的感激霍司川來救了自己。

“對不起。”霍司川一遍遍地說著對不起。

他將繩子一一解下來,將小女人不停顫抖的又滿是傷痕的身軀緊緊地圈進懷裡。

是他來晚了,讓她遭受了這樣的傷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