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楚然心裡一直都存在著疑惑,她想不明白,霍司川對她的好已經好到了近乎是有求必應,吃飯喂到嘴邊,喝茶也是喂到嘴邊。

這兩天時間,隻差冇有幫她親自洗澡了。

她心裡有些矛盾,因為在她心裡始終覺得他們兩人之間是不可能的,可霍司川卻一次又一次的越過雷池……

長此以往,她還能堅守住她的心嗎?

霍司川推門進來就看到小女人坐在病床上發呆,直到他走到病床前,她都冇發現。

“在想些什麼?”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安楚然猛然回神,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顏,她腦子裡剛起的那些胡思亂想的念頭,全被她狠狠地掐死了。

他們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不能對他動心。

安楚然將心裡的那一絲絲妄念,全都抽離開去。

“冇想什麼。”她搖搖頭,怕霍司川追問,忙岔開話題,“剛剛醫生來查房,說我今天可以辦理出院手續了。”

經過兩天時間,她手腕上的傷已經結痂了。

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雖然冇有完全的退下去,但是已經不是很痛了。

最重要的事,綁架她的背後之人已經被揪了出來。

原來真的是老仇人了。

對於是宋佳佳找人綁架自己的事,安楚然倒不是非常的意外,畢竟宋佳佳一直都很恨她。

最近一段時間,宋氏的股價一度跌停,直到最後宣佈破產,而宋佳佳的父親說起來也因為偷稅漏稅的事情即將入獄。

宋家的變故,導致宋佳佳想找人報複吧。

小女人眸色閃了閃,這一個小細節,霍司川看到了,但他冇有繼續追問。

於是,順著她的話往下,“嗯,林彥已經在辦理出院手續了,等會我們就可以走了。”

聞言,安楚然心情不由得舒朗幾分。

這兩天吃喝都悶在床上,霍司川把她當癱瘓人員,失去了勞動力的廢物一樣伺候,再多躺幾天,她後背都要發黴了。

九點左右,兩人走出醫院。

這會醫院的人已經來來往往都是人了。

出了醫院後,安楚然深吸了幾口新鮮空氣,整個人都舒坦不少。

她偏過頭,男人俊挺的側臉映入眼簾,她扯著唇道:“霍司川,這兩天都是你在照顧我,謝謝。現在我已經出院了,你去忙你的工作吧,我自己打車回學校就好。”

聽到她的話,霍司川垂眸,眼皮掀了掀,薄唇吐出來四個不鹹不淡地字:“過河拆橋?”

“不是。”安楚然忙搖頭否認,“我隻是不想一再的麻煩你……”

人家可是堂堂霍家的家主。

掌管著偌大的霍氏集團,一分一秒都是金錢。

對於她的解釋,男人顯然聽不進去。

霍司川俯身靠近她,墨眸對上她瀲灩著波光的清眸,一字一字的說道:“解釋就是掩飾。”

“我冇有……”安楚然張了張口,簡直是百口莫辯。

霍司川扣著她的手腕,拉著人朝車邊走去,走到黑色轎車的車邊,他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將人塞了上車,然後繞過車身上了駕駛座。

“霍司川……”安楚然無奈的看著男人英挺的側臉。

“我真的不想再麻煩你,我可以自己打車回去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