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桌上的氣氛霎時間陷入一片死寂中。

在這一瞬間,安楚然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這狗男人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你喜歡就好。”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從嘴裡咬出這幾個字,手裡捏著的筷子一鬆掉在了地上,她彎腰撿起來,隨後站起身。

“我去一下廚房。”

她屬實有點怕他了。

都說小鬼難纏,可這狗男人比鬼還難伺候!

從剛剛的對話中可以看出兩人關係匪淺,至少霍司川對安楚然似乎不像對其他人那般冷漠。

原本不看好安楚然的安父,心裡的算盤又算了起來。

唐晚秋眼裡則是震驚與詫異,她冇想到這小賤人居然真的勾搭上了霍司川,男人腰際的那條皮帶她早就看到了,材質一眼就能看出來有多麼的劣質!

可偏偏霍司川就戴上了,甚至還公然說喜歡。

看來她想讓安楚然勾搭上霍司川的這步棋是要成功了。

可她心裡總有些不踏實的感覺。

總覺得事情並不會如她所想的那般順利。

“媽,妹妹她不經常在家裡住,可能找不到筷子放置的位置,我去看看。”安漫雪故作溫婉體貼的道。

在轉身離開的一瞬間,麵容嫉妒到扭曲。

此時廚房。

壓下幾乎要暴走的情緒後,安楚然換了一雙新筷子準備回去,卻被安漫雪堵住了去路。

“你彆以為霍總現在對你有幾分興趣,你就能真的攀龍附鳳了。”安漫雪滿目鄙夷譏諷。

“你也不想想你什麼身份,不過是安家寄人籬下的一條狗,他霍司川又是何等身份,你就彆癡心妄想了!”

自從上次見了霍司川後,安漫雪心裡便對其心心念念。

不管是自身能力,或者外在條件,霍司川都獨得上帝眷寵,霍家繼承人霍晏洲跟他站在一起,瞬間高低立見!

既然霍家要的是安楚然嫁給霍晏洲,可霍家的家主卻是霍司川,她何不嫁給霍司川?

可現在那個男人居然親口說喜歡這賤人送的一條破腰帶!

安楚然冇有半點生氣,反而笑的眉眼彎彎,“說這麼多,不過是嫉妒我罷了。”

“誰會嫉妒你一個破鞋?!”被戳中痛處的安漫雪頓時跳腳,話語刻薄:“你最好彆忘了,你的身子早就被人玩過了,若是霍司川知道你不僅被人玩過,還給一個老男人生下了一個孩子,你覺得他還會多看你一眼?”

“到時候彆說霍司川,隻怕嫁給霍晏洲都是問題!”

誠然她所說的都是事實。

可安楚然從未想過嫁給誰!

這輩子她隻想找回她的寶貝,給予孩子全部的愛。

安楚然淡定的‘哦’了一聲,攤著手無所謂的開擺,“你現在就可以去告訴霍司川這些,隻是後果你承擔得起嗎?”

安漫雪緊抿著唇,臉色難看。

“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霍家不會要你,你若是毀了安家和霍家的這門親事,你猜猜看安建國他會不會放過你?”安楚然說完越過她走出廚房。

這些話直接戳在了安漫雪的心坎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