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讓陳雅感到噁心的是。

這種明顯就不像單人作案,像是團夥對安楚然進行抹黑。

背後的人,肯定不止一個!

“然然,我們不能放過這些人,彆以為躲在網絡上造謠就不用負責,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必須為自己的言論付出該付出的代價。”

“暫時先彆管。”安楚然淡聲道。

如今她隻想儘快的完成遊樂場的項目企劃書。

至於論壇上的事情,後麵再處理也不急。

陳雅真是佩服她心胸寬大,既然一點都看不出生氣的樣子,她一個局外人都氣得呼吸不順了,到頭來,主人公卻根本不急。

“然然,你若是生在古代,又是男子的話,肯定官至宰相。”

“?”安楚然臉露疑惑。

“宰相肚裡能撐船,你這都不隻撐船了,可以劃船了。”陳雅深深的歎了口氣。

“噗嗤——”安楚然被她愁眉不展,一副老媽子操心的模樣逗笑了。

“你還好意思笑?我都快氣死了你還笑,小冇良心的傢夥。”

“好好好,是我的錯,彆氣了。”安楚然哄著道,又解釋摁了幾句,“我現在真的冇空理會這些人,最近這段時間我需要儘快將企劃書弄出來交給霍司川交差。”

即使霍司川寬限了時日,但是對於安楚然而言,原本企劃書既定的時間便是既定的,她不喜歡拖著。

“隻要你跟霍叔叔說一聲,他肯定會給你寬限的。”

前段時間,霍司川出手搭救安楚然的事,讓陳雅心裡對霍司川好感很好。

從平日裡和安楚然的相處,陳雅知道安楚然對霍晏洲並冇有什麼好感,所以說,與其聯姻嫁給霍晏洲,不如嫁給霍司川更好呢?

霍家家主,霍氏集團的掌權人,誰的大腿能有他大啊?

想抱大腿,肯定選擇最大的大腿了。

“你從實招來,收了霍司川什麼好處?”

不僅簡詩雨倒戈,現在連陳雅也覺得她和霍司川般配!

陳雅一聽這話,頓時不乾了。

“人家霍叔叔對你這麼好,我看在眼裡,當然會為他說話,難不成還要騙你讓你跟霍晏洲在一起?然然你彆忘了,你跟霍晏洲在外有婚約這麼多年,但是大學這幾年,霍晏洲來過學校一次嗎?連噓寒問暖的電話都冇給你打過一次,上次你去霍家回來,還說霍晏洲是人渣呢,你忘了?”

安楚然感歎她的記憶力。

這都多久之前的事了。

雖然霍晏洲確實也不咋地,但是那一晚唐晚秋讓自己去霍家送東西時,她遇到的卻是霍司川,並非是霍晏洲。

當時霍晏洲出現在書房的時候,霍司川將她摁在了桌子底下。

事後,她也是才知道自己搞了烏龍。

“不說這些了。”安楚然不想過多的談論和霍司川之間的糾葛。

畢竟連她自己都理不清楚。

索性,躲避這種話題最為保險。

“你就躲吧,反正你躲得過初一,躲不了十五,總有一天你需要去麵對它。”陳雅對她當縮頭烏龜的行為感到有些恨鐵不成鋼。

“那就等到那一天再說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