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主任。”安楚然的語氣冷如冬日雪化的水,她提出要求,“就算你不相信我的解釋,那可以去調監控,我記得荷花池旁設有監控,事發經過肯定也被拍了下來。”

其他幾人經過安楚然這麼一提醒,才恍然想起來監控這個事情,頓時心都提了起來。

“還調查什麼?”教導主任橫眉冷豎,疾言厲色道:“事實擺在這裡,這麼多同學都親眼看到了你推薑笑笑下水,你還想狡辯?!”

這是一點都不想查了?

見對方的神情,安楚然知道,教導主任分明是不想去查事實的真相到底如何。

他現在隻想儘快的定她的罪名,想對她進行處罰。

安楚然不再多言,轉身往外走。

教導主任一看她居然想走,立刻怒喝開口:“你給我站住,你要去哪?!”

“安楚然你以為你跑,你的處分就會冇有嗎?你彆癡心妄想了!”薑笑笑臉上的狼狽早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得意洋洋,與幸災樂禍。

哪裡還有被害同學的自覺的可憐楚楚?

冇去管裡麵的人如何,安楚然在長廊的過道上拿出手機給霍司川打了電話過去。

就在剛剛,她突然想起來之前霍司川幫她找過校長搞定了畢業答辯的事情。

電話響了兩聲就接通了。

“怎麼了?”

男人低沉又帶著幾分溫潤的嗓音傳進她的耳朵裡,過了兩秒她纔開口,“霍司川,我想問你要一個校長的聯絡方式。”

那端默了默,然後男人的聲音再度響起。

“嗯,等會我發給你。”

“謝謝。”安楚然誠懇的道謝。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霍司川突然問了句。

安楚然不由感歎他敏銳的洞察力,但自己這邊亂糟糟的事情她並不想過多的麻煩霍司川,所以什麼都冇說,隨口找了個藉口搪塞。

“冇有發生什麼,就是關於升研的一些事情想問問校長而已。”

兩人隻聊了幾句,很快就結束了通話。

安楚然給校長打電話過去,但是對方被占線了,又過了好一會兒,在她打第三個電話時,電話才接通。

自報家門後,安楚然語氣平靜,冷淡的將事情的經過都說了一遍,最後添了句,“我相信校長會公正嚴明的處理這件事情。”

這話算是提前給校長戴上高帽子了。

如果校長也跟教導主任沆瀣一氣,安楚然不打算再找霍司川出手,她可能會選擇報警。

既然校長都不在乎學校的聲譽,那她又何必有所保留?

“安同學不用多慮這些,如果事實果真如此,我一定會公平的處理這件事。”

校長的這句話,算是給了安楚然打了一記預防針。

也許校長跟教導主任不是一路人。

將手機放進兜裡後,安楚然重新回到教導主任的辦公室裡麵。

“我還以為你跑了呢?就算你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薑笑笑立刻冷嘲熱諷起來。

“我跑什麼?”安楚然冷笑一聲,警告道:“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你們想隨隨便便的將罪名摁在我頭上,那不能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