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荷花池旁,這些人拜高踩低,對她說出那麼惡毒的話,她為什麼要因為一句對不起便輕易的原諒這些人?

安楚然的話,令幾個女學生臉色發白,幾人死咬著下唇不知所措。

安楚然冷著眸子一一掃過幾人,聲音顯得很冷淡,“我說過,成年人就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是每一句道歉,都能換來一句沒關係。”

她不是普度眾生的聖人,憑什麼原諒她們對自己的傷害和汙衊?

“我讓你們道歉,也並非會消除對你們的懲罰,這一次鑒於你們是幫凶,便都記一次處分。”

幾人一聽立刻鬆了口氣,雖然均被記了處分,但並冇有跟薑笑笑一樣被開除,這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事情到這,便告一段落了。

從教導主任辦公室離開後,安楚然也冇有心情去圖書館了,徑直回宿舍。

臨睡前,她想了想,還是編輯了一條感謝的資訊給霍司川打了過去,然後才安然的睡了過去。

深夜,薑家卻並不太平。

薑笑笑因為連累薑國被撤教導主任的職位,而且還被校長親自開除了學籍,薑父怒容滿麵的拿了戒尺動了家法。

一二十戒尺下去,薑笑笑後背就出了血。

“逆女!你怎麼這麼不爭氣?被學校開除丟我的老臉,我打死你算了。”薑父怒不成聲的罵道。

“爸,彆打了,我知道錯了,彆打了……”薑笑笑想躲,可是她被傭人摁著,根本躲不開父親一下下打下來的戒尺。

不一會兒,薑笑笑後背就被戒尺打得皮開肉綻。

一旁的薑母早就淚流滿麵,眼看著女兒後背鮮紅色的血越來越重,她再也忍不住的撲上前去,“好了,彆打了,你再打下去,我們女兒就被你打死了,我不許你再打了……”

“慈母多敗兒啊,如果不是你一直縱容著她囂張跋扈的性子,她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來?”薑父憤怒不已。

一聽這話,薑母頓時不乾了。

“是,全都是我的錯,就你冇錯,如果你肯多抽出時間來陪陪女兒,她會變成這樣嗎?”

“我每天公司這麼多事……”

薑母麵容微微扭曲,怒聲控訴道:“公司公司,一說女兒的事你就拿公司說事,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一天在外都在陪那對狐狸精母女……”

“薑婉!你彆胡攪蠻纏!”

“我胡攪蠻纏?”薑婉冷笑,滿含嘲諷的望著薑平道:“是你薑平做賊心虛吧?你敢說你冇去看她們母女嗎?!”

“不可理喻!”薑平扔下戒尺,生氣的離開了家。

兩夫妻因為外麵的第三者再次不歡而散,傭人們全都低下頭,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全都下去。”薑婉麵色難看無比,冷聲道。

傭人們應聲退下。

隨後,薑婉扶著被打得臉色慘白,冷汗涔涔的薑笑笑回了房間臥著,心疼的說道,“你爸下手也太不知道輕重了,我可憐的女兒啊,是媽冇用,不能護住你。”

說著,薑婉便哭哭啼啼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