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霍司川當年帶回霍家的那個野種,雖說鑒定了是霍司川的種冇錯,但至今仍然是母不詳。反觀霍家老大霍繼明,他手裡捏著霍氏集團不少的股份,霍晏洲如今也進入了霍氏集團任職,如果他們兩家爭搶起來鹿死誰手還尚不可知呢。”

更何況,江蘭背後還有江家。

A城除了頂級豪門霍家,還有其他四大家族。

江家,吳家,傅家,以及簡家……

江家如今可是占據著四大家族第一的位置,實力不同以往,已是不可小覷。

而江家之所以能榮登四大家族第一的位置,便是因為霍家和江家的商業聯姻,否則吳家又怎麼會被擠下四大家族之首的位置?

但是安國平也聽說,江家的繼承人江言和霍司川關係匪淺,不過江言雖作為繼承人,但卻遲遲不肯回去繼承家業……

這其中到底存在什麼密辛,他尚不可知。

霍家老宅,坐擁一整個莊園,麵積很大,莊園外圍樹木林立,莊園內種了無數各色的花花草草,還有噴水池……

空氣中瀰漫花的芳香,讓人聞著便心曠神怡。

三棟大彆墅坐立莊園其中。

其中,主樓是霍家二老所住,其餘兩棟大彆墅,一棟由霍家老大霍繼明一家住著,另一棟則是霍司川的……

在傭人的帶領下,幾人去見江蘭。

進屋後,安漫雪眼睛不停的四周掃量,卻發現客廳內除了一個冷峻著一張臉的婦女,絲毫不見霍晏洲的身影。

“親家母,我和國平帶著這丫頭上門給你賠禮道歉來了。”唐晚秋臉上露出虛偽的笑容,上前親切的跟江蘭打著招呼。

“既然是我們家孩子失了分寸,做錯了事,那就任憑你處罰。”

安楚然聽著唐晚秋這番話,差點氣得笑出聲來。

合著她隨便動兩下嘴皮子,就把自己賣了?什麼叫任憑處罰?

這次上門她可不是給江蘭賠禮道歉來的,而是來解釋事情的緣由的。

歐式真皮沙發上,坐著一名身穿旗袍的貴婦,臉上畫著淡妝,一雙眼睛犀利的朝她掃過來。

其實,這也是安楚然第一次跟江蘭見麵。

“江……”

話剛出口,就被對方冷言冷語的打斷。

“你這樣的女人配不上晏洲不說,還給我們霍家抹黑,既然你上門賠禮道歉,那就拿出你該有的態度,在我麵前跪下來道歉。”江蘭冷著臉指了指麵前的位置。

跪著道歉?

安楚然臉色驟冷下來,冷冷地開口,“江夫人,我此次過來,不是為了道歉,而是想跟你解釋一下事情的具體真相。”

“什麼叫解釋事情的真相?你是在說我誤會了你是嗎?!”江蘭橫眉冷豎,目光如冰一般的剜著安楚然。

非常不滿對方毫不認錯的態度。

“是的,這件事確實是你誤會了。”安楚然順著她的話道。

江蘭氣得捂著胸口,唐晚秋見狀,怒瞪了安楚然一眼,冷嗬道:“閉嘴,你怎麼跟親家母說話的?還不快點跪下道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