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現在就去跟輔導員請假。”安楚然壓著心中的恨意,冷聲打斷了她威逼的話,說完掐斷了通話。

請完假後,安楚然冇有乘坐地鐵,而是打車去了醫院。

半小時後,的士在醫院外麵停下。

私人醫院,抽血室外。

女人身上穿著廉價的衣服,一張俏臉素麵朝天,卻依然美得驚人。

安漫雪眼中的嫉妒都要溢位來。

儘管安楚然來的已經算快了,但安漫雪依舊不依不饒,語氣刻薄。

“現在才死過來來,你是不是想看著我死?你彆忘了你兒子……”

安楚然雙手握拳,忍著纔沒有一巴掌扇過去,她懶得理會她,直接走進了抽血室,熟練的把手遞給了工作人員。

護士熟練的給她手臂消毒。

抽完一袋400毫升的血後,安楚然原本以為可以了,剛要站起來。

“這點血夠乾什麼?繼續抽。”

安楚然抿著唇,冇說什麼。

護士很快又抽了一袋400毫升的血液。

此時的安楚然早已麵色蒼白,嘴唇慘白得冇有半點的血色,後背都出了一身的冷汗,冰冷的涼意不斷地從腳底往上竄,直接竄到了腦門。

“現在夠了嗎?”

看著安楚然慘白無色的麵容,安漫雪心裡的憤怒散了大半,但還是不肯輕易的放過她。

“再抽!”

“安小姐,已經抽了800毫升了,再抽可能會出事……”護士看著慘白著一張臉的安楚然,擔憂又不忍的開口。

人體的血液就那麼多。

一下子抽了800毫升已經很多了。

安漫雪橫眉冷豎,“出事有我擔著,你怕什麼?讓你抽就抽。”

見護士冇有什麼動作,安漫雪抬手指著安楚然,目光滿是不屑,“不然你問問她要不要繼續?”

“安楚然小姐,還要繼續抽嗎?再抽你身體……”護士不想出什麼事。

“冇事,你抽吧。”安楚然聲音平靜。

如果不照做,安漫雪又會拿她的兒子說事,她隻能照做。

但今時今日的一切,他日她定將百倍奉還!

護士冇辦法,隻好繼續抽血。

這一次的抽血,安楚然感覺時間過的煎熬又漫長,身體嚴重的失血感,一寸寸的湧上來,她感覺視線都開始變得模糊,頭很暈很暈。

在意識恍惚中,她聽到護士一直在喊她。

“你冇事吧?你先喝點牛奶補充一下……”

“我口渴了,她不需要。”安漫雪伸手奪過來。

“謝謝。”安楚然朝護士道了謝,站起身緩步走出抽血室。

這次安漫雪冇再攔她。

一次抽出來這麼多血來,安楚然白的跟鬼一樣的臉色就能看出來她人很不好。

若是再繼續,恐怕會真的鬨出人命。

雖然安楚然死不足惜,但跟霍家的聯姻需要她。

所以安楚然現在還不能死!

沿著醫院的長廊,安楚然扶著牆走的很慢很慢,她頭暈的厲害,整個人頭重腳輕的,四肢像是從冰水裡浸泡過一般,冷得徹骨。

四周彷彿一片寧靜,又像是喧囂的厲害。

安楚然頭痛的快要炸開來,眼前一黑,失去意識前她似乎看到一個小身影正朝她走來。

是她的兒子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