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哢嚓一聲。

手臂脫臼的響聲,在房間裡驀然響起。

“啊——”吳曉玲慘叫出聲,驟然的劇痛令她的臉色一下子慘白一片,整張臉都痛苦的扭曲在了一起。

男人如寒潭一般的冷眸宛如刀子一般剜過來,吳曉玲頭皮瞬間一麻,心口打了個寒顫,被震懾的連呼痛聲都噎在了喉嚨口。

霍司川緊咬著牙關,此刻他理智已經瀕臨到了極點。

他咬牙切齒的從嘴裡吐出一句冰冷的警告:“下次再對我動手動腳,你的手彆想要了!”

旋即,他轉身離開,身體的異常越來越難以管控了,所以步履都顯得匆忙。

見他往門口走,吳曉玲回神,聲音尖銳了幾分,“不行,你不能就這樣離開……為什麼你都這樣了還不肯和我在一起?我哪裡不好?我可以改的,你能不能回過頭來看看我?”

霍司川隻字不聞,走到門口拉開門。

“你不要走——”吳曉玲滿心的不甘,追上去伸手想去抱男人的腰身。

但霍司川卻冇給她任何的機會,摔上門離開。

吳曉玲的鼻子被門狠狠地撞上,痛得她蹲下she

心,一點一點往下沉。

吳曉玲雙手捂著鼻子,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她淚如雨下的低吼著控訴,“為什麼……為什麼你永遠都看不到我的存在?!”

從第一次去霍家,看到霍司川的第一眼,她便對他一見傾心。

為了可以嫁進霍家,她利用兩家世交的關係,時常到霍家討老太太的歡心,這些年,老太太倒是對她很滿意,可是霍司川,她卻根本接近不了他的心。

原本,她以為一年不行,她就多用幾年的時間去捂熱他那顆冰冷的心。

可直到安楚然的出現,才讓她明白過來。

原來不是他的心冷如鐵,不會動心,他可以喜歡人,有愛人的能力,但那個人,卻不會是她!

霍司川邁步下樓後,繞過了晚宴場地,從花園的小道離開了吳家。

回到車上,他拿出手機給助理林彥打了電話。

“立刻來吳家接我!”

這話說完,他狠狠的閉上猩紅如血的黑眸,額頭上的汗珠越來越多,身體的燥熱幾乎要將他吞噬。

今晚他在吳家隻喝過一杯酒,看來那杯酒被下了東西。

究竟這件事隻是吳曉玲一手策劃,又或者吳天也參與其中……

霍司川睜開寒眸,眸色深冷晦暗。

不管吳天到底知不知情,吳家都要給些警告了。

十幾分鐘後,林彥匆匆趕到吳家。

後車座的男人麵色沉冷至極,額頭上,手背上,青筋暴起。

“爺,去醫院嗎?”林彥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回彆墅。”霍司川掀唇,咬出三個字來,旋即閉上眼睛,他死死地壓抑著身體內的躁動。

一路上,林彥一邊加快車速往彆墅趕,一邊不時的從後視鏡觀察男人的狀態。

以他出社會多年的經驗來看,BOSS他是著了道了。

吳家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居然膽敢算計到了霍家家主身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