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女人眼底的慌亂,以及她有些僵硬的身體,都無一不說明她對他的靠近是如此的緊張。

這讓霍司川感受到她心裡是有他一席之位的。

一下秒,他微微俯身,大手輕釦著她的下顎骨,故意揣著明白裝糊塗,“彆哪樣?”

“你明知故問!”安楚然羞惱。

瞧見小女人染上幾分紅雲的麵頰,霍司川眸色微深,唇角噙著一抹上揚的弧度,在她猝不及防之際突然在她唇上偷了個香。

“是這樣嗎?”嗓音低沉性感,透著幾分暗啞。

安楚然心口砰砰砰的亂跳,男人深邃的目光近在咫尺,近到她可以清晰的看見他根根分明的睫毛,他的眸色很暗很暗,彷彿深不見底的深潭,惑人深陷。

剛被輕觸過的唇瓣像是著了火一般,那股灼熱迅速的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你……”她剛要發火,但男人微涼的薄唇再度覆上來與她糾纏在一起。

四周的氧氣都彷彿被男人掠奪一空,她腦子一白,有些陷入了窒息的感覺中,好在男人在最後放過了她。

一得到自由後,她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息,胸前起伏不定。

霍司川望著她緋紅的小臉,眸底還藏著深深的欲色,但他卻隻能暫時的壓製住體內翻湧的熱意,但出口的聲音還是又低又沉。

“這是對你不辭而彆的懲罰。”

聽著男人響在耳畔的話語,安楚然正對上他深諳的眸子,心口猛地一顫,隻覺心跳一下子就要從心臟處跳出來一般。

她低著頭,小聲不滿的控訴:“明明是你不**理。”

昨天從彆墅離開時她便留下了紙條告知,但在這男人眼中,卻成了她的不辭而彆。

霍司川輕笑一笑,額頭抵著她的額頭,一字一字的問道:“那我問你,昨天你是不是趁著我和小傢夥不在家離開的?”

這確實是事實。

可這男人死抓著這一點不放,讓安楚然拿他根本冇有任何的辦法。

太無賴了。

就在她心裡淩亂又懊惱的時候,男人突然拉開車門將她塞進了副駕駛座,然後霍司川也上了車,扣上安全帶。

在男人準備傾身過來幫她的時候,安楚然忙動手將安全帶扣好。

車子駛出停車場。

直到車子行駛在了馬路上,安楚然才忍不住的詢問:“你要帶我去哪?”

難道準備帶她回彆墅?

“你猜猜看。”

她不想猜。

男人的心思,有時候比女人心還深。

尤其是霍司川這樣的男人,表麵上根本不輕易顯山露水,讓人摸不清看不透,而且他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她已經在他麵前認栽了好幾次了。

一想到這,安楚然心裡生出莫名的挫敗感來。

也許,霍司川就是她這輩子的剋星吧?他是專門來克她的,不然她怎麼會每一次都被他吃得死死的呢?

安楚然懊惱不已。

車裡安靜了好一會,霍司川見她興致缺缺,一臉案板上認命被宰割的小模樣,不由的勾了勾唇,眸底劃過一抹淺淺的笑意。

四十分鐘後,車子在一處施工場地外麵停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