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道尖利刻薄的聲音傳來,安楚然漫不經心的抬起頭,一眼就看到正在從樓上下來的安漫雪。

安漫雪的臉上,閃過毫不掩飾的嫉妒,“安楚然,真看不出來你還有這本事,用的什麼法子勾-引的霍晏洲?”

安楚然慢悠悠的開口:“你脫光了去大街上裸奔一圈,說不定就能嫁進去了,怎麼樣,要不要試試?”

“你!”

安漫雪頓時勃然大怒,“你不過就是我家養的一條狗,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不成!”

安楚然懶得再理會她,換好衣服後,又在外麵披了件外套,才拎著唐晚秋說的禮物出門。

安家的司機在門口等她,唐晚秋生怕她半路跑了,囑咐司機一直看著她進了霍家的大門才離開。

客廳內空空蕩蕩,安楚然走進門,揚聲叫道:“有人嗎?”

冇有人迴應她。

安楚然四處轉了一圈,抬步上樓,很快就看到半掩的房門,她走過去叩了叩門:“霍少,我是安楚然……”

“進來。”

書房內傳來低沉的男聲。

安楚然覺得這聲音有些耳熟,她冇細想,直接推開了門,一眼就看到書桌後的男人,臉上表情頓時精彩萬分。

“是你?”

霍司川饒有興致的抬眼:“這次安小姐又要送什麼,難不成是要送自己嗎?”

安楚然嗬嗬冷笑。

這人該不會就是霍晏洲吧?

她麵無表情的打開訂單,將手機懟到了霍司川臉上。

“你拿走的我的東西,總價值一共一百四十三,給你湊個整,給我一百五好了,我很好說話的。”

霍司川似乎覺得很有意思,挑眉:“有你這麼湊整的嗎?”

“你知不知道你浪費了我多少時間,隻多收你七塊錢已經是我人美心善了。”

安楚然翻了個白眼:“你還害我損失了這個月的全勤獎金八百塊,我還冇找你要。”

“八百塊。”

霍司川重複了一下這個金額,又笑了:“安家應該也不是缺這點錢的人,怎麼會讓女兒去做這種兼職?”

聽著這話,安楚然心頭一陣諷刺。

在外人看來,她是安家的女兒,但誰知道,安家隻是想要一個聽話的血袋子罷了。

哦對,現在有了跟霍晏洲的婚約,大概還成了他們未來的搖錢樹。

“這跟你應該沒關係吧。”

安楚然不想多糾纏,她很累,想回去睡覺。

將手裡唐晚秋準備的禮物往霍司川桌子上一扔,轉身就走。

她可冇興趣按照唐晚秋的意思去討好這位霍大少,隻要她跟霍晏洲見上麵,至於發生什麼,還不是隨著她編。

“等等。”

霍司川卻叫住了她。

“還有什麼——”

安楚然冇說完的話,在回過身看到霍司川手裡拿著的東西時戛然而止。

那赫然是一件兔女郎的情趣內-衣。

霍司川慢條斯理的將衣服展開,又從袋子裡抽出配套的兔耳朵和毛絨絨的兔尾巴,唇角勾起了一抹戲謔的弧度:

“怎麼,安小姐不打算給我解釋一下這些東西的用途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