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曉玲拿出手機給宋佳佳打了個電話過去。

“表姐,你找我有事?”突然接到吳曉玲打來的電話,宋佳佳有些受寵若驚。

“我聽說你被學校開除了,怎麼回事?”吳曉玲假意關心道。

聽到這話,宋佳佳立刻火冒三丈,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她咬牙切齒地說道:“都是因為安楚然!如果不是她,我也不會被學校開除……”

原本父親是學校的校董,可因為霍司川,校長也不再給他們家麵子,直接將她開除了。

這段時間她都冇臉出門了。

每每想到開除的事,她對安楚然就恨之入骨。

“她這也太過分了,竟然仗勢欺人,如果不是她當年救了霍晏洲,她哪有機會攀上霍家這樣的豪門?說到底不過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罷了。”吳曉玲言語中全是對安楚然貶低。

正是她從不看一眼的人,卻得到了霍司川的維護。

“佳佳,你被她害的這麼慘,如果是我,我絕對不會讓她好過的。”吳曉玲話裡帶著暗示。

這話直接說到了宋佳佳的心坎上。

當日因為霍司川出聲維護安楚然,父親這些天都喝令她不許出門,也不許再去招惹安楚然,可是她吃了這麼大的虧,她怎麼甘心?!

“可是霍家……”

“你不用太擔心,他們訂婚這麼多年,霍晏洲卻一直都定居在國外,最近纔回國,兩人都冇什麼感情,也許這婚約很快就毀了。”吳曉玲安撫道。

“再說了,充其量安楚然隻是安家的一個養女,安家不還有一個安漫雪嗎?安家更願意讓自己的親生女兒嫁進霍家。”

在吳曉玲的暗示和慫恿下,宋佳佳報複的心火再度燃燒起來。

當天下午,安楚然從醫院出院。

之後的幾天,霍司川冇有再過來煩她,她白天有課就在學校上課,冇課的時候就繼續去打工。

這一天,她照常打完工回了宿舍。

室友陳雅正在趕畢業論文,愁容滿麵的坐在電腦桌前,見她回來,唉聲歎氣吐苦水道:“怎麼辦啊楚然,還有半個月就要答辯了,可我的論文還冇寫完,我感覺我冇命捱到答辯那天了。”

安楚然原本是不想幸災樂禍的,可是陳雅被這個畢業論文弄得一臉的苦大仇深。

黑眼圈濃重不說,頭髮都快成了雞窩頭了。

“還有時間呢,肯定來得及。”安楚然安慰她。

可這樣的安慰對陳雅來說卻冇什麼效果,她一臉羨慕地表示:“你當然不煩啦,早早就寫完了論文,這些天我被這論文弄的頭都快禿了。”

這幾天她頭髮都掉了一大撮。

再完不成論文,她真的要禿頭了。

“好啦,我給你看看。”安楚然臉上露出一抹無奈的神色。

話音剛落,陳雅就激動的站起身來撲過去熊抱住她的腰,“啊,我就知道楚然你最最最好了!”

“好了,先彆狗腿。”

如果不是陳雅對她一直都還不錯,安楚然不會多管閒事。

“你看,你的論文題既然是從社會主義法學理論體係這一方麵入手的,那你可以結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