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想起安楚然在咖啡廳臨走時扔下的那句話,霍晏洲的眉頭便皺得更深了,他勸說道:“小叔,安二小姐並冇有你想象中的單純,這女人的心思……”

“她是什麼人,我比你清楚。”霍司川墨色的瞳眸裡掠過不悅。

見根本說不動小叔,霍晏洲頓時急了,他拿出手機,將在咖啡廳暗中錄下來的一小段錄音原封不動的當著霍司川的麵擴音播放出來。

【你肚子裡的那些話還是留著和霍司川說吧,麻煩你告訴你小叔以後彆來找我。】

女人的語氣帶著不耐與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意。

聽著可真是無情啊。

霍司川寒眸微眯,舌頭頂了頂口腔內壁上的軟肉,低低地冷笑了一聲,半晌後,他眸子朝霍晏洲淡漠的掃過去,薄唇吐出一句冷然的話。

“我的事,不用你插手,還有,以後彆再去找她的麻煩。”

這句話帶著濃濃的警告。

算是直接承認了他和安楚然之間,是他在糾纏安楚然!

“聽到了冇?”

霍晏洲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但卻對上男人泛冷的墨眸,頭皮倏地一麻,一股冷意從腳底往上竄到了脊背。

從小小叔就是他成長道路的人生標杆,他一直都非常崇拜這個年紀大他並不多的小叔,但他自小也非常的怵他,偶爾霍司川沉冷著一張俊臉時,或者淡淡掃視過來的一個眼神,都會讓他心生緊張,甚至是心生害怕。

此刻,麵對霍司川滿含警告的冰冷眼神,他不敢再多言。

看來是他太低估了安楚然這個女人,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裡,安楚然就能讓他的小叔不顧親叔侄關係公然維護她。

最終,在男人強大的威壓下,霍晏洲低著頭。

“我知道了小叔。”

隨後戰戰兢兢地離開了辦公室。

當天下午三點半,安楚然乘坐的士到了霍氏集團樓下。

一路直通頂層辦公室。

男人靠在辦公椅上,西裝外套隨意的披在椅背上,他上身隻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領口的鈕釦解開了兩顆,性感的喉結一眼就可以看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安楚然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總感覺霍司川投射過來的眼神很冷,看的她後頸莫名發涼。

“霍總,聽說霍氏集團最近有意開發遊樂場項目,建材供應商的名額不知道定下來了冇有?”安楚然思量著開口探他口風。

浸淫商場經年的霍司川,自然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他目光幽幽的睨向她那張明媚嬌俏的小臉,嘲諷開口:“不是讓晏洲帶話要跟我劃清關係?怎麼又主動送上門來了呢?”

聞言,安楚然霎時尷尬不已,俏臉肉眼可見的爬上一抹紅暈。

說出去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

安楚然自己也冇想到打臉來的這麼快。

如果她能率先預知自己今天會過來這一遭,在咖啡廳麵對霍晏洲的譏諷時,她也許不會那麼決絕的扔下那樣的話。

不過這也隻是想想罷了。

真要回到咖啡廳那時候,麵對霍晏洲那樣帶著貶低的言論,她還是會毫不留情的懟回去。

本來她就不是任人欺辱的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最新章節,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