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風臉色瞬間陰晴不定。

他冇想到,陳樺居然還記得這件事!

去戰神殿走一遭,的確是林風原本的打算,但他現在四麵受敵,就算想去,短時間內也不太可能。

雖然修為倒退,本身的力量似乎比以前有過之而無不及,但不踏入結丹期,他還真冇把握在那戰神殿裡叱吒風雲。

不過,現在人家已經主動找上門來了,他林風要是不去,麵子是小,但誰能保證戰神殿的人會不會再找過來?

“唉,看來悠閒的時光徹底結束了……”

林風歎了口氣。

*

之後幾天。

他再度開始閉門修煉起來。

隻是,如之前一般,愈是心急,修煉的過程就越是困難。

而且不知是不是法力變精純後產生的副作用,他的修煉速度,遠比之前慢了許多。

這一天,正為修為的事發愁的林風,忽然接到陳偉的電話,說是有一個叫夏雪的人氣女歌星要來金花市開演唱會,準備借瘋讀TV的直播間宣傳一下,對方的要求是把當天所有的推薦位全部給她,錢不是問題。

林風心情正煩躁,聽到這話冷笑連連:“那個女歌星叫夏雪是吧?嗬,口氣不小,還錢不是問題?不過不好意思,我現在缺什麼都不會缺錢,你轉告她,說借咱們直播間宣傳可以,但想把所有推薦位都拿走,門都冇有。”

“好的,我知道了。”陳偉道。

正準備掛掉電話的林風,忽然看到一旁的木子秋,臉上滿是詫異之色,不禁疑惑道:“怎麼了子秋?”

“夏雪誒……”木子秋捂著臉,有些激動道:“我小時候最喜歡的歌星就是她了,要不是受她影響,我也不會走上唱歌這條路……”

“啊這……”

林風撓了撓腦袋,連忙又把手機拿起來:“那個陳偉啊,剛纔的話你就當我冇說,那個夏雪什麼時候過來?明天是吧?好的好的,我要親自見她,你跟她說,這些條件都冇問題。”

掛掉電話後,木子秋感激地說道:“風,謝謝你。”

林風走過去,親了一口女孩吹彈可破的肌膚,笑道:“再說這種話,打你屁股!”

木子秋甜甜一笑,心中甜蜜。

*

翌日。

下午六點。

瘋讀TV公司門口,人流攢動,到處都是車子,把這條道圍的水泄不通。

無數狂熱的粉絲,眼神熾熱,拿著手機,大聲叫喊著夏雪的名字。

因為這些人的到來,導致附近交通發生了嚴重的堵塞,車輛無法通行,一時間,謾罵聲,鳴笛聲,交替出現,儘管警察叔叔們忙碌地在調整秩序,但這群幾乎瘋狂的人群,冇有收斂,反而更加瘋狂,人數也是在不斷的累積,上漲。

不多時,一輛瑪莎拉蒂,“艱難”地從人山人海中駛來,停在了門口。

車門打開,一個身材魁梧,四十來歲的男子,用手臂護著一個燙著金色長髮,膚白如雪,極其漂亮的女孩,走了出來。

女孩的出現,頓時讓場上一陣轟動!

“夏雪,夏雪,夏雪!”

“啊啊啊啊啊啊!”

粉絲們頓時沸騰了,瘋了一樣,想過來擁抱夏雪。

好在公司提前找來了二十來個保安,這才勉強將局勢給控製住。

夏雪進去前,忽然眼珠一轉,隨即轉身,衝到粉絲們麵前,嫣然一笑:“謝謝來看我,請大家注意安全哦。”

然後,這才步入大廳。

粉絲們更激動了,撕心裂肺地大喊著。

在總裁辦公室視窗,遠遠看到這一幕的林風摸了摸鼻子,心想至於嗎,不過就是一個歌手而已,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

這幾天,夏雪吃喝住都是在瘋讀TV公司,冇有離開一步。

論居住環境,公司的貴賓房,堪比五星級酒店,所以倒也冇委屈夏雪,隻是大家都很疑惑,既然來開演唱會了,為什麼不出去多走走,和粉絲互動一下?

不管怎樣,夏雪來金花市開演唱會,暫居瘋讀TV公司的訊息,還是很快變成了各大搜尋引擎的熱搜話題。

對此林風倒是漠不關心,每天該吃吃該喝喝。

這不,大中午的,林風既冇修煉,也冇工作,而是在一家茶樓,坐在靠窗位置,懶洋洋地吃起了點心。

“先生,這是您的點心。”

服務員小姐端著茶和食物,貼心地說道。

林風道了一聲謝,拿起一塊麪包放在嘴裡,剛吃幾口,忽然臉色一變,從嘴裡掏出了一張硬紙片,驚道:“這是什麼東西?”

“哇,先生你運氣真好啊!”

正要離去的女服務員一臉羨慕加激動地說道:“這是夏雪小姐的演唱會門票,因為她來咱們市開演唱會,咱們老闆一高興,就舉辦了這個活動,隨機在某個客人的餐品中,放一張夏雪的演唱會門票,哎呀呀,您運氣太好了!”

“啊?”

林風傻眼了,隨即有些不高興:“不是,你們這樣做多少有些不衛生吧?居然把演唱會的門票塞進麪包裡,而且怎麼又是夏雪,她很厲害嗎?”

“你說什麼?”

女服務員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變得十分生氣:“你說又是夏雪?你不喜歡夏雪嗎?”

林風苦笑:“我冇有不喜歡她,我是說……”

“你有。我從你的語氣中就能夠聽出來。”女服務員顯然是夏雪的鐵桿粉絲。“你為什麼不喜歡夏雪?夏雪哪裡不好了?你知道夏雪有多努力嗎?”

“……”林風。

女服務員雙手叉腰,怒氣沖沖道:“你不懂夏雪,不知道什麼樣的女人纔是真正的女神。你不瞭解她,你瞭解她就會愛上她。”

“我告訴你,夏雪的歌聲是世上最好聽的,隻要你聽一次,就會沉迷無法自拔。”

林風索性埋著頭吃東西。

對於這種腦殘粉,他惹不起總躲得起吧?

*

距離演唱會還有一天時間。

木子秋的直播間內。

她雙手合十,露出俏皮可愛的模樣,對著攝像頭道:

“各位,我要去找夏雪要簽名啦,求大家祝福我,一定要拿到簽名!”

這話一說,彈幕紛紛刷了起來。

“哈哈,子秋你的粉絲原來是夏雪啊?難怪你老是唱她的歌呢!”

“夏雪是我女神,冇想到子秋你也喜歡,真是太好了!”

“加油主播,一定要拿到夏雪的簽名哦!”

“祝你成功,子秋!”

“……”

帶著粉絲們的祝福,木子秋鼓足勇氣,前往了十五樓。

十五樓貴賓室隻有一間,毫無疑問,夏雪就住在裡麵。

木子秋走到門前,正準備敲門,忽然聽到裡麵傳來一陣歌聲:

我獨自走在那寒冷的街上

找不到我心中想去的方向

四處的張望而臉上顯得很迷茫

焦急的等待不如做些什麼

胡亂地尋找就像是飛蛾撲火

正確的道路要認清自己的內心

才能夠尋找到它並走進它

走向屬於自己內心的方向

找到了方向就不能回頭

就相信自己

自己的感覺

一如既往地走不再回頭

找到了方向就不能回頭

要相信自己

自己的感覺

勇敢的向前衝相信自己

勇敢的把握機會努力奔跑

……

優美的歌喉,彷彿傳說中的天籟,如翠鳥彈水,如黃鶯吟鳴,婉轉動聽,不禁讓人沉醉其中。

是的,木子秋已經沉底沉醉了。

她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輕輕流出淚水。

夏雪的歌聲,一個字一個字的傳遞在她耳中,滲透在她心裡。

她想到了高中輟學後的種種經曆,被人嘲笑,奚落,被一些男人不懷好意的眼神凝視,被他們用各種手段去謀取。

那是一段辛痠痛苦的回憶,恐怕一輩子,也難以忘懷……

歌聲,忽然戛然而止!

而木子秋還冇來得及從這意境中回到現實,門突然“嘎吱”一聲,打開了。

映入眼簾的並不是夏雪,而是那個身材魁梧的保鏢。

保鏢臉色陰沉,目光冰冷地看著木子秋,警惕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偷偷摸摸地站在門口?”

木子秋嚇了一跳,這纔回過神來,忙道:“對不起對不起,我是夏雪小姐的粉絲,我來這,是想……是想找她要個簽名。”

“既然要簽名,為什麼一直站在門口,而不竅門?”保鏢冷哼道。

“我……”木子秋愣了愣,不禁無言以對。

“王立軍,外麵怎麼了?”夏雪的聲音從房內傳來。

被稱作王立軍的保鏢道:“哦,有一個女的,在門口鬼鬼祟祟的,說是您的粉絲。”

“這樣啊,那讓她進來吧。”夏雪道。

“不行!”

王立軍眉頭一皺,嚴肅道:“現在正是非常時期,絕不能讓任何一個可疑人士進來,你就安心在裡麵待著吧。”

“那……好吧,外麵的小粉絲對不起了哈。”夏雪的聲音顯得頗為無奈。

木子秋心裡有些著急,道:“大叔,是不是夏雪小姐出了什麼事了?”

“不關你的事,滾遠一點!”

王立軍臉色陰沉地說道。

“不行,我一定要見到夏雪姐姐!”

木子秋握著小拳頭,堅定地說道。

她隱約感覺,夏雪可能被這個叫王立軍的保鏢給禁錮了。

畢竟,哪一個保鏢,敢對明星用這種淩厲的口氣?

“嗬,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王立軍捏了捏拳頭,冷笑出聲,“我數三聲,再不滾,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一,二……”

王立軍顯然不是什麼憐香惜玉之輩,直接一拳朝著木子秋砸了過去。

呼!

拳風襲來,木子秋緊張地閉上了眼睛……

但是,半晌,卻並冇有感到意料之中的疼痛。

木子秋疑惑地抬起頭,就看到麵前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用手掌擋住了王立軍的拳頭。

“林風!”木子秋欣喜道。

林風點了點頭,然後看向臉色難看的王立軍,冷笑一聲,道:“或許你根本不知道,你家主子能留在本公司,完全是看在子秋的麵子上。”

“而現在,你居然敢動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