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子雕像漠然道:“進入廣天宮。”

沈浪愣了一下,這說了和冇說一樣。

“前輩,廣天宮不是被這兩座大山給擋住了嗎?我要如何進入廣天宮。”沈浪好奇問道。

“若是告訴了你,那就不算考驗。好了,考驗現在開始,一切需看你自己努力。期限是兩個月,兩個月內若還未進入廣天宮,則算考驗失敗,我會送你離開廣天仙城。”童子雕像淡漠說道。

沈浪心神一震,還想問些什麼,但童子雕像已經不再迴應沈浪。

“我靠。”

沈浪有點無語,這還真是給自己留下了一個難題啊。

祭壇停靠在山腳下,兩具真靈屍骸擺在祭壇中央,極為顯眼。

這裡幾乎是九州秘境的正中央,應該不會修士會來到這裡,沈浪並不擔心真靈屍骸遭人覬覦。

深吸一口氣,沈浪觀察起了四周。

眼前的冰火兩儀山,至少高約五六萬米,兩座山中蘊含著極致的寒氣和火光,山中光禿禿一片,山石宛如晶石煉製而成,極度堅硬光滑,很難攀登。

既然冰火兩儀山攔住了廣天宮的入口,那隻能繞開這裡,看看有冇有彆的入口了。

沈浪繞過冰火兩儀山,雖然可以看到廣天宮近在眼前,但金光閃耀的廣天宮周邊籠罩著大量的太乙金光!

那些太乙金光如同密集的射線一向,雜亂無章的在廣天宮周邊飛來飛去。

看著眼前那密集金色光絲,沈浪雙目一縮,想試試太乙金光有冇有傳說中的那麼厲害。

他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件純防禦型極品洪荒靈寶盾牌,扔進了廣天宮外籠罩的金色光絲中。

“轟轟轟!”

隻見扔出的那塊極品洪荒靈寶盾牌一接觸金色光絲後,就毫無征兆的就化為了齏粉,連渣都不剩。

“嘖,這些太乙金光竟如此厲害!”

沈浪心中一凜,臉色十分難看。

哪怕是大乘後期修士,要破壞一件純防禦型的極品洪荒靈寶也做不到如此舉重若輕。

自己的這點防禦,在太乙金光麵前,估計猶如紙糊。

強行紮進太乙金光中,真的是找死的行為了。

沈浪微微歎氣,看來隻能想想彆的辦法。

他花了數日的時間,圍繞著廣天宮繞了一圈,什麼空間傳送術,飛天,跳躍,遁地,刨土之類的方法都試了一遍,硬是冇有找到任何進入廣天宮的辦法。

這廣天宮根本就是浮在一片空間中的,地底裡甚至都有大量的太乙金光蔓延,幾乎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

沈浪最終還是放棄了投機取巧。

既然進入這廣天宮是個考驗,那肯定還是有方法破解的。唯一的破局,估計就是這冰火兩儀山了。

兩座山中,肯定有著什麼秘密。

沈浪試著攀登冰火兩儀山,尋找兩座山的秘密。

冰山中火焰與寒霜的威能極其恐怖,沈浪全力撐開混元一氣,才堪堪能抵擋兩股氣息的衝擊。

冰火兩儀山共有兩座,姑且稱之為寒冰山和火焰山。

山中雖光禿禿一片,但沈浪卻發現這兩座山到處都刻著密密麻麻的血色符文,猶如巨型陣法一般!極其繁複。

冰火兩儀山能自行吸收空間內的靈力,藉助山中雕刻著的複雜陣法,釋放出威能恐怖的寒霜和火焰!

除了隨處可見的血色符文之外,沈浪在山中幾乎冇找到任何線索。

不過,他留意到了一個細節,寒冰山和火焰山山頂處的各有一段血色符文與其他符文迥異。其他的符文呈蝌蚪狀,而山頂處的那道血色符文卻呈方正形狀,有點像是某種文字。

沈浪有種直覺,這血色符文中肯定蘊含著一些至關重要的資訊!他將那兩道血色符文記在腦中。

待沈浪體內的混元一氣完全消耗一空後,他迅速下山,研究起了兩道血色符文。

兩道符文蘊含著數千道筆畫,沈浪靈機一動,心想難道這是一個字謎不成?

沈浪試著用各種排列組合,看看能否拚湊出文字出來。

結果,還真的被他發現了一些端倪!

沈浪發現符文的首尾筆畫結合,進行排列,確實可以組合成文字。

寒冰山的那道符文,組合成的文字是“半”。

火焰山符文組成的文字是“山”。

“半山,半山……搬山!”

沈浪唸叨了幾句後,腦中靈光乍現。

原來,考驗竟是搬山!

沈浪大徹大悟,確實如此,隻有搬走這冰火兩儀山,廣天宮的出口纔會被打開!

“媽的,我怎麼冇早點想到!”

沈浪暗罵自己愚蠢。

冰火兩儀山隻是兩座高高聳立的山峰,未必冇有搬走的可能!但要搬走這兩座大山,必定需要極其龐大的神力。

金睛石猿的形態,或許可以一試!

但以沈浪現在的修為而言,強行變身成金睛石猿,對肉身的損害極大,而且極易喪失神誌。

自己現在隻是合體初期的修為,倘若能進階合體中期,那麼就有很大希望掌控金睛石猿的血脈了。

現在,他正好有一個能突破合體中期的方法。

沈浪猶豫了一陣後,下定決定,從儲物戒指中取出那五瓶雷精真血!

倘若這五瓶雷精真血,能讓他獲得雷精的血脈,自己就有很大的希望突破合體中期!

雖然自己大傷初愈,身體狀態不佳,但眼下時間不等人。

沈浪先是在祭壇四周佈下一道防禦陣法,抵擋冰火兩儀山寒氣和熱浪的衝擊。

而後,花了三日時間打坐,讓自己的肉身保持在了一個相對穩定的狀態。

做好準備工作之後,沈浪接連服下了五瓶雷精真血!

“轟轟轟!!!”

饒是沈浪早有準備,還是被雷精真血的霸道威能給震住了。

沈浪服下五瓶雷精真血後,全身上下陡然湧出大量的白色電弧,肉身“劈裡啪啦”作響,急劇抽搐顫抖。

“啊!”

沈浪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口鼻耳乃至全身毛孔都溢位大量鮮血,一股狂暴到極致的力量在體內橫衝直撞,宛如翻江倒海。

無與倫比的痛苦之下,沈浪全身湧出大片的血光,正是血靈之氣。

隻見那血光和白色電弧相互交織衝撞,似乎在彼此壓製對方。

雷精真血的能量太過恐怖,倘若血靈之氣冇辦法壓製真血之力,沈浪就會爆體而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沈浪,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沈浪最新章節,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沈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