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浪頓時生出了一個念頭,先前雷池中蘊含了那麼多的天雷,自己若能將雷池中的天雷全部吞噬吸收,完全可以在壯大自身本源之力的同時提升修為!

這想法似乎可行!

沈浪立即拽起了昏迷不醒的袁飛,準備原路返回,再去雷池中試試。

返回途中,沈浪不忘開啟聖魔眼,窺視了一陣這座地下宮殿四周的景象。

雖然這座地下宮殿坍塌的不成樣子,但還是能依稀看出點名堂。

這地下宮殿並不像宗門一類的建築,更像是一處巨大的祭壇,占地麵積大概隻有方圓數百裡,到處可見大量雕像殘骸橫七豎八的倒在了地上。

古時代唯有祭壇一類的建築,纔會擺設大量的雕像,用於鎮守祭壇或者辟邪。

從雕像的殘骸來看,這些雕像本體大抵都是身披金甲,手持金戟,肩扛金盾的“黃巾力士”,外形有點像是金甲武神,但明顯比金甲武神這種低級傀儡要強大的多。

黃巾力士是上古封神時代一種護法降魔、力大無窮的仙吏,也是彼時真仙界的頂級戰鬥傀儡,戰力可堪比天仙之境的修士!

封神時代,黃巾力士一般用作於鎮守某個極其重要場所,亦可上陣殺敵,用途廣泛。

眼下這片廢墟之中到處都是黃巾力士的殘骸,可見此地以前到底發生了多麼激烈的爭鬥。

假設這地下宮殿真的是祭壇,這些黃巾力士必定有要守護的東西。

沈浪有了一絲興趣,他冇有急著離開地下宮殿,靠著聖魔眼的洞察力仔細觀察起廢墟中各個角落,試圖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還彆說,搜尋了一陣後,沈浪還真在宮殿中央的廢墟之中挖出了一塊金色匾額,匾額已經開裂,上麵寫著“南嶺聖壇”四個金色大字,龍飛鳳舞,氣勢凜然。

“南嶺聖壇?”

沈浪眉目一掀。

他曾在古籍玉簡中得知,梅山隻是昊天大帝統禦天木仙域後賜下的地名,而在封神之役時,梅山被稱為“南嶺”。

照這麼說,這處地下宮殿果然是封神時代的建築,而且十有**是祭壇。

沈浪繼續搜尋了一陣,並未發現祭壇中有其他值得留意的東西,目光再度轉向了那塊金色的匾額。

這塊匾額似是晶石製成,表麵湧動著極盛的靈光,散發著強烈的能量波動。

“聖魔眼,開!”

沈浪頗感好奇,不禁開啟了聖魔眼,想看看這塊匾額是由什麼材質製成的,竟能釋放如此強烈的能量波動。

也就是這個無意識的舉動,讓沈浪發現了端倪。

這塊匾額的夾縫中竟封存著一樣東西,正是這件東西釋放出強烈的能量波動。

“天魔陰火!”

沈浪右手迅速湧出一團黑色魔焰,將匾額灼燒殆儘,匾額中的封存之物頓時落入了沈浪的掌心中。

竟是一塊金燦燦的令牌!

令牌上寫著“南天令”三個大字,令牌邊角還篆刻著署名“南方增長天王魔禮青”。

“這是……”

沈浪心神巨震,自己好像得到了一件不得了的東西。

眾所周知,魔禮青是天木仙域天庭四大護法天王之一,在天庭一百零八星將中排名前十,位高權重。

令牌的署名竟是魔禮青這等大能強者,說明絕非泛泛之物。

沈浪用聖魔眼掃視了一陣,也看不出這東西究竟有什麼能力,隻是發覺這令牌中蘊含著詭異的能量波動。

原本這“南天令”上還覆蓋著一層隱匿禁製,可能是因為年代久遠,隱匿禁製漸漸失去了作用,所以才暴露了令牌本身散發的能量波動。

照沈浪的猜想,這應該是那種能破除特定禁製的令牌。

沈浪嘗試了很久,也冇試出這令牌的能力,索性將令牌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中。

繼續在祭壇中搜尋了一陣,沈浪冇有發現任何值得留意的東西,漸漸興味索然,隨即拽著袁飛來到了宮殿的出口,也就是沈浪之前進入地下宮殿的位置。

半空中有一道黑色旋渦,穿過這黑色旋渦即可通往雷池。

雖然沈浪已經令雷靈珠認主,應該能承受住雷池的天雷之力,但保險起見,他還是放出了廣天宮,並將不省人事的袁飛扔進了廣天宮中。

這位七聖宮少主雖然身體無礙,但因之前神魂遭受一定的創傷,所以一時半會兒還無法轉醒,沈浪並不擔心廣天宮的秘密被他發現。

沈浪操控起廣天宮飛進了黑色旋渦中。

下一秒,廣天宮就出現在雷池的池底,大量的金色雷電轟擊在迷你廣天宮上,發出“劈裡啪啦”等刺耳的雷擊聲。

沈浪深吸一口氣,全力施展起九轉金身,從廣天宮內飛出。

一時間,雷池中密集的金色雷電如怒濤旋渦般席捲而來。

“喝!”

沈浪全力催動體內的雷靈珠,雷池中的金色天雷如龍捲風般的湧入他的肉身之中。

雷靈珠將天雷轉化為能量,壯大沈浪體內的雷屬性本源之力,也令沈浪的修為得到了提升。

可惜與他想象中的狀態不同,天雷灌體確實能讓修為提升,但提升程度有限,更多的隻是激發肉身潛力,驅除能量雜質。

人仙修士想提升修為,隻能老老實實的壓縮凝練體內的混沌靈力,無法走任何捷徑。

不過利用雷靈珠吸收天雷能量,倒是能讓沈浪肉身得到一定的淬鍊。此刻沈浪渾身氣血上湧,骨絡經脈和血肉被天雷淬鍊後,體內的九轉法印似乎變得比之前更加堅固了一些。

……

此刻,雷池山穀上方,夏珊兒和白薇薇兩女正在焦灼的等待著沈浪歸來。

先前見烏藏和沈浪先後跳進了雷池之中,兩女都驚呆了,她們一直在雷池山穀上方徘徊,檢視動靜。

“都過去這麼久了,沈浪還不出現,該不會真有什麼三長兩短吧?”白薇薇憂心忡忡道。

夏珊兒咬著銀牙:“你彆胡說,師兄他肯定不會有事的!”

白薇薇瞥了眼夏珊兒,忍不住問道:“話說沈浪不是你師弟嗎?什麼時候變成你的師兄了?”

夏珊兒正色道:“小女子與沈師兄成為道侶之後,才更換了稱呼。剛纔那十具旱魃天屍還在聖靈山脈的山巔處活動,白姑娘不妨去通知你們七聖宮修士處理下那些東西,這裡交給小女子就行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開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沈浪,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沈浪最新章節,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沈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